當作品走入主流 卻成藝術家的掙扎?

TEXT: Stanley Ting

Published on Hokk Fabrica, 2016

一舉成名,或是藝術工作者的終極渴求。然而,成名過後,縱名利雙收,惟當藝術變成流行,對藝術工作者而言,或許又是一個矛盾的無間地獄。

日前,英國另類搖滾天團Radiohead,在巴黎Le Zenith的巡迴演唱會中,唱出成名作〈Creep〉,前奏甫出,全場哄動。原來對上次演出此曲,已經要追憶到09年的雷丁音樂節。同場加演,還有另一首經典作〈No Surprises〉,同樣經歷了七年之癢。然而,正當全球觀眾羨慕巴黎聽眾之時,又有幾多人想到〈Creep〉這首歌,為樂隊帶來怎樣的意義?

這首收錄在1993年樂隊首張唱片〈Pablo Honey〉,其後風靡全球的經典作品,奠定了Radiohead在另類搖滾界別的殿堂地位。樂隊自此之後的演出,Creep不可少。但在Le Zenith演唱會的Encore環節的演唱前,主唱Thom Yorke對台下說:「剛才有個笨蛋不斷在後方大叫Creep,現在就在這獻給你,希望能嚇死你。」黑色幽默的話語背後,掩飾不了Thom Yorke對此曲的特別情感。就在兩年前的蒙特利爾演唱會,有觀眾做了同樣的事,換來的卻是Thom Yorke的一句:「給我滾出去,我們對這首歌非常厭倦。」

Radiohead不喜歡〈Creep〉這首成名作,早不是新聞。結他手Jonny Greenwood亦曾在過往的訪問中透露過,樂隊其實對此曲不甚滿意,更曾拒絕把這首曲放在首張大碟中,只是唱片公司不斷要求,才不得已就範。結果這首歌換來了他們的成功,走進了主流,亦將他們的樂團風格定位了,到了今時今日,還有很多人,就像筆者一樣,把他們稱為另類搖滾樂隊,而事實上近年的Radiohead實驗了很多不同的風格,尤其是電子音樂,只是提起他們,樂迷往往停留在Creep的時代。換轉你是Radiohead的一員,不斷努力嘗試去締造更經典的經典,結果還是被舊作的風頭所蓋,這舊作更是自己不曾滿意的作品。人們卻不停在演出中叫嚷要你演出尷尬之作,就像萬千焦點凝視自己的瘡疤,你又會有何滋味?

cefa0d0aa7cd199d3a4b6202f7f300db.jpg

這是典型藝術層面上的矛盾。當藝術走入主流,受眾的口味或會和藝術工作者的預期存在分歧。有些藝術工作者,會自身調節,遷就大眾,把自己融入主流;但有些卻希望透過堅持的宗旨,爬上更高的高峰。筆者認為其中便是藝術工作者和藝術家最大分別。要成一「家」之言,首要脫離人云亦云。

這難免在過程中和受眾產生矛盾,時而感到灰心也許在所難免,招架不住主流的壓力,情況極端起來,像Nirvana主唱Kurt Cobain般,選擇濫藥面對,到最終扳下手槍,走上不歸路,一代巨星就如此殞落。值得一提是Nirvana和Radiohead面對同樣困窘,也是極討厭自己的成名作〈Smell like teens spirit〉。面對其中矛盾,就算能力再大,藝術家依然是無奈的,因為不能控制受眾的口味。而換轉樂迷能做的,也只能留下一份尊重,起碼在明知的情況下,就盡量不要強人所難,把過去的就留在過去;更高層次的,應該學懂欣賞、比較和品味,再深入地去細味藝術的真諦。

Original Content:

http://hokkfabrica.com/radiohead-perform-creep-live-for-first-time-in-seven-years/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Up ↑

%d bloggers like this: